农村居民人均消费支出破万元 农村消费金融成潜在蓝海

在我国经济进入新常态的背景下,今年一季度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6.9%,为近一年半以来的新高,而其中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为77.2%。

  相关人士指出,在外需和投资两架马车逐渐熄火的同时,内需消费的崛起正在成为托底经济的重要抓手。具体来看,本次内需增加的主要动力源于居民消费升级,网络零售和农村消费的快速增长成为了其两大特点。

微信图片_20170615092113.jpg

  随着消费者收入的稳步增长和互联网技术的快速发展,网络消费成为了人们生活当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中国财富网根据利基研究院提供的资料发现,今年一季度网上商品销售额为1.1万亿元,同比增长25.8%。

  蚂蚁金服副总裁袁雷鸣对中国财富网表示,伴随着居民消费方式的变化,无现金交易已逐渐成为了我国主要支付方式之一。从数据上来看,2016年中国第三方支付总交易额达57.9万亿元,同比增长85.6%,其中移动支付交易规模达到38.6万亿元。无现金交易的发展,不仅能给消费者带来便捷,而且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交易成本,拉动了国家经济。

  在网络零售额快速增长的同时,居民消费观念其实也在发生着变革。据中国财富网梳理的公开资料发现,2010年我国消费信贷市场规模只有7.5万亿元,时至2016年底,该数据已达到23万亿元。居民的消费观念以从最初的量入为出向超前消费转变。

  但我国信贷人口渗透率与发达国家相比还有一定差距。据悉,美国目前信贷支出比常年维持在27%-28%左右,而我国2008年的信贷支出比仅为3.6%,通过多年来消费结构和消费观念的升级,该指标去年增至18%左右,不过仍与美国等发达国家仍存在差距,具有较大的发展空间。

  此外,据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的《中国消费金融创新报告》指出,去年消费金融市场规模估计接近6万亿元,按照20%的增速预测,2020年这一数字将达到12万亿元,届时我国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消费金融市场。

  城市消费金融竞争正酣 农村消费金融成潜在蓝海

  近年来,由于城市网络基础设施的不断升级,以及城市居民收入的稳步增加,城市消费金融领域已成为银行、电商等众多机构的必争之地。但随着城市消费资源的不断被分割,城市消费金融已由最初的蓝海逐渐变为红海,与此同时以蚂蚁金服、京东金融等为代表的互联网金融巨头正将目光转向农村消费金融领域。

  农分期研究院分析师黄毅对中国财富网表示,目前农村互联网基础设施已逐步完善,加之去年农村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和消费支出均突破了万元大关,城乡收入差距不断缩小,而随着电子商务进农村等政策得到持续深化落实,发展农村金融服务市场的客观条件已经成熟,该市场未来将具有万亿的前景规模。

  随着农民收入快速增长,农村居民购买力和消费意愿明显增强。数据显示,2015年乡村消费品零售额4.2万亿元,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比重达13.9%。此外,农村消费结构也在快速升级,农村消费正从生存型消费转向发展型消费,住行娱等服务消费比重不断提高,信息、网购、旅游休闲等正在成为农村消费新热点。

  据利基研究院发布的《农村消费金融趋势研究报告》,中国财富网发现,从2011年至2016年的5年间,农村居民人均国内旅游花费增至880元,基本实现翻倍,而同期城镇居民人均国内旅游花费增长不足40%;家用电器方面,2016年农村居民空调、热水器、油烟机的百户保有量分别达到47.6台、59.7台和18.4台,同比增速分别为22.7%、13.6%、19.9%。

  业内专家指出,根据“十二五”时期农村消费增长态势,参照城镇消费结构变化规律,家电、汽车、住房、信息、健康养老育幼、旅游文化餐饮娱乐等6个领域将是今后5年农村消费扩容的最大潜力和升级方向。

  获客成本与征信成农村消费金融两大痛点

  虽然目前市场普遍看好农村消费金融的前景,但与城市消费金融相比,却存在着较大差异。

  蚂蚁金服研究院研究员刘琦林对中国财富网表示,首先,随着移动支付技术的发展,各种场景下的支付、理财等金融服务越来越多,但农村金融的应用场景目前还较少;其次,城市用户可以在接受金融服务的过程中积累自己的经济信用,这种积累反过来又助力用户接受更多更丰富的金融服务,而农村市场缺乏这种正向循环;再次,由于地理条件、经济发展状况等因素,农村金融一直存在“最后一公里”的难题,即金融服务往往很难触及到农村用户。

  由于上述的差异,农村消费金融在发展的过程中遇到了获客成本高、征信难两大痛点。

  据悉,农村地区目前是我国信用体系最为薄弱的环节,当地居民由于教育资源短缺、信贷服务稀少、信用意识不强等因素,一直是金融机构服务的“真空区”,从而给金融机构在发展农村金融的过程中带来了阻力。

  刘琦林告诉中国财富网,要想持续有效地推进农村征信,就要向农村居民不断传递“信用=财富”的理念,让更多“信用小白”能够享受普惠金融,从而逐步构建起一套适合农村地区的独特信用体系和风控手段。

  具体来看,第一利用农村居民在电商交易平台上产生的交易、经营数据和购买行为,进行客户画像和风控模型的建设,从而通过数据化平台提供普惠的小额贷款金融服务;第二利用农村服务站点经营者的服务能力和专业水平,营销村内的熟人,通过“熟人模式+远程审批”的方式给没有征信和信贷记录的种养殖户提供信用贷款;第三利用支付体系和终端销售的能力等,营销村内的熟人,通过“熟人模式+远程审批”的方式给没有征信和信贷记录的种养殖户提供信用贷款。通过上述三种业务模式,可在有效提升信贷效率的同时有效降低了信贷风险。

  此外,获客成本也是农村消费金融发展的痛点之一。沐金农执行总裁童哨兵对中国财富网表示,与城镇客户相比,农村客户更容易流失,在开展业务的过程中,多家机构采用的地推模式较为类似,基本都是消费推广,此模式的人力成本较高,但回头率大概在60%到70%以上,未来通过转介绍等方式可以大幅降低获客成本。中国财富网讯(曹萌)


上一篇:农村金融改革进入攻坚年 农村“两权”抵押试点大范围推开 下一篇:移动金融如何助力农村金融发展